“居家隔离的是武汉来沪人员,而非确诊病例”抗疫时期,居委干部操碎了心

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

我们主动把自己关在家里

人们谈汉色变

担心小区有外来人员

担心邻居就是居家隔离的对象

在这种氛围里

社区居委干部们要做很多工作

他们要走访排查

有时要为小区楼道消毒

遇到居民误解,需要解释、辟谣

他们甚至要为居家隔离人员买菜、倒垃圾….

整个小区最“危险”的人物莫过于居委干部

因为他们每天要接触太多外来人员了

但最让居民放心的

还是这些社区里的守门人

因为,他们总会冲在最前面

“居家隔离的是武汉来沪人员,而非确诊病例”

抗疫时期,居民区书记为“辟谣”操碎了心

秦珏戴着口罩、帽子、手套,身穿防护服,陪同两位杀虫公司的专职人员来到一户居家观察的居民家楼下。摁响门铃后,三人走进了狭窄的楼道,他们一人拿着消毒喷雾,沿路对防盗门、楼道进行喷洒,一人提着一个桶,来到这户居民家门前。

这户人家21号从武汉回来,目前是居家隔离状态。按照专职人员将放在门口的生活垃圾收进桶内,现场对居民家门口、垃圾袋表面、垃圾袋内进行喷洒消毒后,拎出居民楼投放到指定垃圾箱房,最后把桶也消毒一遍。每周两次,由江浦路街道联系的专业卫生杀虫服务公司专职人员都会来到小区,负责隔离住户的垃圾清运。

看到这些“全副武装”的专职人员进出小区,周边的居民难免忧心忡忡。居民区书记秦珏奔走在小区各处宣传防疫,居民电话打到居委会来,她总是有问必答。“居家隔离的不是确诊病例,只是和武汉有关人员。”这是她对居民说得最多的一句话。

秦珏所在的居委下辖有两个小区,其中一个小区人口密度低,居民关起门来互相都不认识,主要的排摸信息来源是街道下发的名单;另一个小区是个较大的老居民区,居委会收到不少居民说“楼下有鄂牌车”“邻居从武汉回来”的反映。“自小年夜以来,小区里共排查了15例重点居民,但最终核实下来,真正和武汉有关的只有6例,目前已经进行上报。”

张枫是居委会工作人员,今年在家吃年夜饭的时候,他收到一户居民反映,“有一辆鄂牌的小车开进了小区。”放下筷子,他立即下楼找车、找人,上门核实,发现车主是上海人,来小区里看亲戚,他的车是湖北牌照,但近期并未到过湖北。大年初一,街道下发了第一批排摸名单,张枫又马不停蹄地逐一上门核实情况。“现在大家都有点‘谈武汉色变’,但其实上报信息的并非确诊病例,他们只是和武汉有关。”

居委干部挨家挨户排查是有滞后的,目前大部分居家隔离的居民都是自觉上报,并主动配合进行隔离的。秦珏告诉记者,小区里最早一例重点地区来沪人员是本月15号回上海的,今天已经满14天可以解除隔离出门了。

由于每天都要上门与居民接触,居委会小团队的内部分工也进行了有意识的“隔离”。居委会共有七名工作人员,张枫等三人负责面对居民进行现场信息排查,其余负责对接街道进行信息上报。“如果居民中发现了确诊病例,则这三人要进行隔离,如果街道出现了确诊病例,则另外四人进行隔离,这样起码能保证居委会在这个非常时期也能正常运作。

两天内,他们要走访1797户人家

还要为居家隔离居民买菜、倒垃圾

1月29日晚6点,位于上海奉贤西渡街道的浦江居委会办公室里,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消毒水味道。

5名社区干部,2个街道派驻下来的协管,和1名街道临时成立的防控指挥部刚派来的突击队员,分别坐在相邻的两间办公室里。其中一人正在用电脑录入当天需要上交给各部门的报表,其他则进进出出,焦灼如火。从昨晚开始,这不足10人的队伍,要对整个社区1797户居民进行全面走访排查。

在1月27日国家卫健委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健委疾控局一级巡视员贺青华重点谈到了社区防控工作,“疫情防控正处于关键时期,必须充分发挥基层社区包括农村社区的动员能力,实行地毯式追踪网格化管理,将防控措施落实到户、到人,群防群控,稳防稳控”。

具体到像浦江居委这样的基层单位,让居委干部去敲开一家一户的大门,问清楚住户的真实情况,是落实官方建议和行政命令最有效的办法。

6点10分,第一个出去走访的居民区副书记韩碗花步履匆匆地回到办公室。“也不知道居民是否在家,趁着晚饭时间,我先去碰碰运气。”

韩碗花试着走访了辖区内某小区的一个门洞,共6层12户人家。敲门之前她特地留了个心眼,观察了一下谁家灯开着。“4户人家有人,但2户给我开了门,2户没开。”出师并不十分顺利,但韩碗花认为这是情理之中:“疫情到了这个阶段,居民都非常警惕。尤其是居委会的人,有些居民恐怕不太想接触。”

浦江居委因地处黄浦江南岸,背靠渡口,这一地区长期成为外来人口居住的首选地。整个浦江居委4000多居民,本地户籍者仅800人,非上海本市的外来常住人口超过1000。这让挨家挨户上门排查成为既困难,又十分必要的事。但于此同时,在居民心中,整个小区最“危险”的人物莫过于居委干部,“因为我们每天要接触太多外来人员了。”韩碗花说。

居委干部也深知自己的“危险”。办公室里放着一叠口罩,是街道干部们通过各自的私人关系到处“化缘”而来的,留给居委干部救急。浦江居委居民区书记蔡玉红有点不舍得用。“一天戴一个,吃饭的时候摘下来,吃完饭再带上去。”口罩旁边还放着一盒医用手套,显然也是刚拆封。

居委会里的5名社区干部都是女性,一个70后书记,一个80后副书记,剩下3个是90后“小姑娘”。疫情爆发后,他们的第一阶段任务就是锁定社区里126名湖北籍业主或租户,这几乎忙坏了五朵金花。

126人中,有40多人返乡。从20日开始,又陆续有13人回到社区,进入居家隔离状态。他们的行动轨迹、衣食起居、垃圾处置等方方面面,都靠居委干部来上门协调,一刻也不能缺位。一位住在居委会对面楼的居民志愿者说,最近几天里,常常看到居委办公室的灯到晚上10点仍是亮着的。

为了及时响应13个居家隔离家庭的各种要求,蔡玉红给他们拉了一个群,叫“浦江居委抗新冠病毒接力群”。“买菜、倒垃圾等生活日常,是每天都要替他们做的。还可能出现一些意料不到的突发情况,再临时想办法。

比如突然的马桶堵塞。6点20分,隔壁一个小区传来消息,居家隔离人员家的马桶堵住了。但物业公司没有人敢去修,因为整个社区里,没有一套防护服,谁去修,就意味着谁要全程暴露在可疑的空气之中。

听说这个消息的蔡玉红,没有任何情绪变化。因为两天以前,她刚刚接触了一名隔离期间发高烧的患者,如果说暴露,她早就已经暴露了。就在24日晚,群里一户家庭突然有人发烧了,在蔡玉红的帮助下,患者就近就医。当晚,该名患者在当地社区医院隔离两小时后被送往区级中心医院,进行进一步检测。万幸的是,患者确诊并非染上新冠病毒,但居家隔离并未解除。

从那时起,蔡玉红真正拉起了心里的警钟,万一出现疫情,社区干部很难幸免。

昨晚,对于浦江居委的工作人员,像是又一场战役的开端。1797户人家,他们必须在接下来的一两天内分头走访完毕。因为几天后,就可能有大量外来人员返程进入社区。“必须赶在他们回来之前,把社区内现有的情况明确下来。”

将近7点时,蔡玉红带了一名居委干部、一名热心的居民志愿者,先后走进两栋楼。在来之前,蔡玉红已经设计好了话术,先拜年,再发写着防疫知识的告知书,期间穿插着问居民最近的行踪和动向。“这样可能不会让人家反感,否则对方不一定会跟你说实话。”

第一个开门的302,是刚刚从吉林返乡的人家。得知是居委会,开门的老人很热情,还邀请社区干部进门,并反复强调,“我家里经常消毒,我今天也测过体温了。”

但并不是每一户人家的门,都敲得开。401的门敲了很久,里面的居民勉强打开一条缝。当蔡玉红问及,你知道楼里有谁最近去过外地吗?居民警惕地伸出手,指了指对门402,随即又关上了房门。

102住着一户来自重庆的人家,开门的老人说,因为儿子和儿媳在沪工作,今年没有返乡。见到居委干部时,她几乎恳求地问:疫情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待在家里好难过。

501的住户刚刚从崇明返回。上楼时,居委干部迎面碰上了正在下楼的男主人。“干嘛去?”“去看个朋友。”“最近尽量不要出门,也不要看朋友。”“知道了……”对话在声音渐远时结束。

502的女人开了房门上的一扇小窗,冷冷地向居委干部询问来意,随后丢出一句“我春节哪里都没去过”,就关上了窗。自始至终没让门外的人看到她的样子。

当晚走访的24户居民里,有11扇门打开了。有表情冷漠的,有热情的,有满脸警觉的,但都回答了居委干部抛出的有关春节期间去向的问题,也大都伸手接过了那张告知书。这让蔡玉红充满信心:“走访虽然工作量很大,也难免风险,但我能感觉到,绝大多数居民是信任我们的,我们就必须对得起他们的信任,让社区变得可控、安全。

结束走访时,隔壁小区“马桶堵塞”的困扰也来了消息。小区物业最终决定,无论如何要入户修理,即便冒着风险。谁也不会知道,社区里下一秒还会发生什么,但让居民放心的是,这些社区里的守门人,总会冲在最前面。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黄尖尖 杜晨薇

微信编辑:泰妮

我的墓志铭:生前四婚无骨血下传 死后独眠有笑料遗世

据媒体报道,2019年12月23日,1992年出生的上海女子王俞(化名)立下遗嘱,将房产留给了自己的同事。

“王俞在上海一家知名医院当护士。与大部分人的遗嘱将遗产留给亲人不同,王俞在遗嘱中表示,要在自己去世后,将自己名下的一套房产留给同在一家医院工作的闺蜜。

对于这样的安排,王俞表示,如果自己发生意外,父母那时最缺的是关爱,‘我的这位闺蜜同时也是我的同事,在日常的接触中,我很了解她的人品和性格。她会按照我遗嘱里的想法去做,如果我发生意外,她在有空的时候替我去看看我父母就可以了。’”(《北京青年报》2019.12.27)

从报上看到作者李卓雅写的题为《90后女子立遗嘱为何将房产留给同事》的报道,我很感动。上海这位90后护士的孝心孝举,值得赞扬。

一位90后女子都考虑身后事了,我这位年过半百奔向花甲的60后男人更应该立个遗嘱,交待财产所属。

其实,我有妻无子,仅一套房子的固定资产,还欠着房贷,2026年还清。如果我发生意外,财产归属简单明了。只有两种情况:其一,我九旬老娘健在,财产一分为二,老娘一半,老婆一半;其二,老娘若先我而去,我出了意外,家私自然尽归老婆。所以,目前立遗嘱毫无必要。立不立一个样。

不过,一时心血来潮,我想给自己写个墓志铭。

回首过去,乏善可陈,无有成就建树,更无名气名望。姑且命名为《无名氏墓志铭》吧。

无名氏,20世纪60年代出生于江汉平原农村一个富裕中农家庭。

不为老大,亦非老幺,自幼受兄长压制,小弟欺凌,老鼠进风箱――两头受气,养成叛逆不合群之孤傲个性。

7岁发蒙入学读书,少年黄金时代,多半处于半工半读状态,致使应届高考,名落孙山。欲复读一年考大学,无奈家贫,只得拜师学木匠手艺。因心不在焉,笨手笨脚,常遭师傅斥骂。一气之下,丢下斧头,回家放牛,手艺半途而废。

20世纪80年代,进入某县一家工厂当农民工,始发奋自学,参加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次年,与当地某厂一名农民女工大王氏(60后)相识。与大王氏于1989年春结婚,同年秋离异,无后。

第二任妻子张氏,湖北荆州市人。1972年生,护士。与张氏于1994年春结婚,1999年春离异,无后。

第三任妻子小王氏,辽宁沈阳市人,1968年生,博士,大学教师。与小王氏于2007年秋结婚,2010年夏离婚,无后。

第四任妻子刘氏,湖北武汉市人,1977年生,高中,无稳定职业。与刘氏于2013年秋结婚,无后。

初婚不久,夫妻双双因各自企业倒闭而失业。男踩人力三轮车送货拉客在县城谋生,女摆地摊卖小菜挣钱养家糊口。夫妻本应同甘共苦,却因年轻气盛,加之经济拮据常发生口角争吵,最终各不相让,劳燕分飞。

1990年夏,获得一纸自考中文大专毕业证书。同年秋,经人推荐,进入某地级市一家国营企业当电工。业余常在当地报刊发表新闻报道和随笔散文,受到当地一家医院的未婚护士张氏青睐。张氏父母起初极力阻制此桩亲事,于是生米煮成熟饭,迫岳家就范,不仅嫁女,还陪嫁丰厚嫁妆。

一农家离异二锅头,二婚居然娶得城市黄花闺女,梅开二度,春风得意。然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新婚蜜月过后,张氏觉生活沉闷。同科室护士均嫁市里名门望族,下夜班时,各自老公都开小车来接。张氏下夜班,只有自行车侍候。原以为夫妻恩爱饮水饱,饱了一时却饱不了一世。张氏因对现状感到不满,时常任性发脾气。无名氏感到了危机,只有委曲求全。

适时国营企业效益日渐下滑,临濒倒闭。无名氏破釜沉舟,于1995年底毅然辞职,次年借钱两万多元自费到南京一所高校中文系读两年制专升本。

1998年获得一纸中文系本科毕业证书,同年春进入武汉一所民办中专学校任语文教师,兼任校报编辑。生活始有起色,不料晴空一声霹雳,张氏于同年秋提出离婚,原由是两地分居太累太累,而且她心有所属。无名氏无奈,同意于寒假办理离婚手续。

2000年应聘进入武汉一报工作,勤勤恳恳,小有积蓄,终于2005年贷款在武昌区购得一房,从此安居乐业。有了一定家底,谋求梅开三度。东奔西走,四处相亲,有房无车,处处碰壁。

随意上网征婚,不料上海小王氏,离异独居多年,学历博士,高校教师,不嫌弃武汉本科男,发来一信,要求合作造人。无名氏大喜,试图攀龙附凤,改变生活环境成为阿拉上海人,靠女人晋升中产阶级。通过半年电话和视频聊天交往,无名氏于2007年秋的一天从武昌乘火车奔赴上海,夕发朝至,与小王氏第一次见面。

及至见面,均觉对方很老,但还是速见速决,首次见面后立即去民政局领证成婚。从此,无名氏常利用节假日从武昌奔赴上海,夫妻小聚后,又返回武汉上班。或火车,或飞机,或硬坐,或软卧,无名氏一心想着喜得贵子,父以子贵,一举成为上海人。原计划孩子出生后,卖掉武昌住房,辞职到上海当奶爸。偏偏天不遂人愿,一连两年,妻肚未见动静,双双吃中药调理,无济于事。后做试管,惨遭失败。

小王氏心灰意冷,提出分手,无名氏仰天长叹:命里只有八合米,走遍天下不满升。

被第三任前妻打回武汉,仍不死心,于2013年秋与时年36岁的离异未育女子刘氏四婚,再作一搏,生儿育女,踏踏实实过本分日子。一晃六七年过去,仍然二人世界。遂死心塌地做丁克夫妻,度轻松时光。

综上所述,无名氏,不老不少,不俗不雅。三成工夫安身立命,七分精力风花雪月。娶妻四次,未得一子。心有天高,命如纸薄。历经坎坷,自得其乐。言行出尽洋相,举止被人笑谈。若意外卒,是为墓志。

铭如下:

生前四婚无骨血下传

死后独眠有笑料遗世

2020年1月31日于武昌

深圳财政已投入2.53亿元用于疫情防控

记者1月29日从深圳市财政局了解到,深圳财政建立健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联防联控财政应急保障机制,截至28日晚,深圳全市在疫情防控的财政投入上已下达2.53亿元。

为贯彻落实上级重要指示精神,按照深圳市委市政府部署要求,深圳市财政局第一时间启动了应急资金拨付机制和应急政府采购机制,并快速印发工作指引,加强对各预算单位的业务指导,以及对各单位和各区资金拨付的保障,确保不影响疫情防控工作。

深圳市财政局相关负责人介绍,首先是立即启动应急资金拨付机制。

为了指导市本级预算单位清晰掌握疫情防控应急资金的使用流程,加强对区级财政部门疫情防控应急资金拨付的保障工作,深圳市财政局及时发布了工作指引。

各预算单位应对疫情防控工作所需经费优先从年度部门预算调剂列支,报深圳市联防联控办公室审批后,由深圳市财政局追加下达资金指标。

为了确保春节期间市、区预算单位的每一笔应急资金都能顺利拨付到位,深圳市财政局第一时间协调人民银行深圳市中心支行及多家商业银行,牺牲员工的春节假期,安排专人24小时在岗值班,杜绝因资金拨付不到位而耽误疫情防控问题的发生。深圳市财政局相关业务处室加强应急值守和技术支撑,展现财政干部的使命担当,发扬舍小家为大家的奉献精神,全力以赴加强各项保障工作。

同时,深圳财政快速启动应急事项政府采购简化程序。深圳市疫情联防联控领导小组各成员单位因开展疫情防控工作需要采购货物或服务的,无论金额大小均由预算单位自行采购,需要即时确定供应商的可直接向供应商采购,并做好决策记录和信息公开。

记者从深圳市财政局获悉,截至1月28日晚,深圳全市在疫情防控投入已下达2.53亿元,其中设备和防控物资9073万元;实际支出1.27亿元,其中设备和防控物资5065万元。其中,深圳市本级方面已下达4046.9万元,其中设备和防控物资2015.9万元,实际支出1108万元,其中设备和防控物资931万元。

记者获悉,深圳市各个区财政部门也在积极投身于“抗疫”工作中。

比如,福田区财政局迅速行动,于全市率先出台经费补偿政策。近期,福田区征用了部分酒店(宾馆)作为隔离点,对湖北疫区来深人员及病毒疑似携带人员进行集中隔离,严防病例输入和传播。根据我国现行《传染病防治法》有关规定,该局于1月28日紧急出台文件,对政府临时征用隔离点的住宿费、伙食费、消杀费等以及租用交通工具作出适当补偿;同时要求各单位履行预算主体责任人,确保专款专用、据实列支。

二度推迟婚礼、放弃休假……宁波疫情防控,他们冲在一线

当下,疫情防控正处于关键时期。危难在前,党员干部,上!下面,小布带你一起来看他们冲在一线的故事。

鄞州东柳街道”铁娘子”

三天时间跑遍30个小区

李一峰(右一)在核查数据

从1月22日开始,鄞州东柳街道副主任李一峰已经连续上班超过一周。每日从8点到20点,一天的工作时间超过10个小时,三天时间她走遍了辖区30个小区。

如果不是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这个时候,李一峰应该和家人在新安江过春节。

“你们那里有口罩吗?”“这是我的电话,什么时候到货给我打个电话吧。”

这几天,这成了李一峰每天挂在嘴边的话。李一峰把能用的渠道都用上了,短短几天就组织到了近万个口罩。

这几天,她先后联系10余家经销商、药房,储备了2000余个N95口罩和2000个一次性医用口罩,500瓶洗手液,20个红外额温计。就在前两天,她和同事们又购买了4000余个一次性医用口罩和1500个N95口罩、40个红外额温计,这些医疗用品正在陆续到货。

“这是一场持久战,每天的口罩消耗量很大,‘粮草’必须要充足。”看着一批批医用物资送到社工手里,她依旧不敢有丝毫放松。

除夕至今没休息

女党员劝导40余户取消聚会聚餐

�势轴吧酱甯玖�主席陈秀英自除夕那日起便放弃休假,投身一线防疫宣传工作。 联防联控,不聚会是重要一环。在入户宣传、劝阻聚会上,陈秀英总是打头阵。大年初一那天,村里得到消息,村民张某在初六要办喜宴,村干部前往劝说,结果被“退”了回来。陈秀英几次三番上门去磨,村民最终同意取消喜宴。 大年初二,又传来村民吴某打算邀请村内好友办进屋酒的消息,陈秀英第一时间前往劝阻。通过几次劝说,村民最终表示理解,主动取消聚会。截至目前,陈秀英已成功劝导40余户村民取消聚会聚餐。 疫情的各类知识需要普及,如何分类宣传?这是近日来陈秀英想的最多的几件事。为了能在具体宣传工作过程中达到最佳效果,陈秀英根据不同年龄段人员,采取不同的宣教引导方式,有针对性的开展防疫知识普及工作。尤其是对年纪较大,不会使用智能手机的居民,主要通过面对面的宣导,让家中年轻人传达和公告等传统的方式开展,从生活点滴增强老一辈的防疫安全意识。

为了工作

北仑警察小哥二度推迟婚礼

方佳楠(右)

方佳楠是北仑梅山派出所的一名骨干民警。这两天,他正配合街道、社区和卫生部门一起做疫情防控工作。而按照年前计划,这两天本是方佳楠和未婚妻筹备婚礼的日子,这也已经是婚礼的第二次延期。 去年,他与未婚妻商定,在12月份举办婚礼。可到了年底,面对所里繁忙的工作,他思虑再三,最终和未婚妻商量决定将婚礼推迟到春节后。为了表示歉意,方佳楠早早地把婚礼时间定在2月6日,并且预定好酒店,发好了请柬。可1月份,面对突如其来的肺炎疫情,方佳楠毅然决定再次推迟婚礼时间,毫不犹豫地冲在疫情防控一线。 方佳楠说,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作为一名人民警察,在抗击疫情的特殊时期,他必须坚守好自己的岗位。说到结婚,他满怀歉意,“等疫情过去,我一定会给她一个满意的婚礼。”

来源:中共宁波市委组织部

编辑:余婧婧

向更多的他们致敬!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喇叭喊起来、铁门关起来……”黄浦一社区防控疫情有高招!

“喇叭喊起来、楼道跑起来、闲事管起来、铁门关起来、红灯亮起来、卫生搞起来、微信刷起来、快递小哥做起来”,这朗朗上口的“八个起来”句,正是黄浦区半淞园路街道这几天织密织牢社区防控网的工作法,在抗击疫情这场战役中,在社区干部、居民中广泛传播。来看上观新闻的报道

半淞园路街道新村居委,是一个以售后公房为主的老社区。辖区内瞿溪新村共1710户居民,在街道党工委引导下,居委会长期积累形成了社区综合治理的群防群治“八个起来”工作法,“袖章戴起来、喇叭喊起来、红灯亮起来、响铃摇起来、闲事管起来、楼道跑起来、铁门关起来”的群防群治机制,确保一有隐患能得到及时的发现、报告和处置,在平安小区建设中发挥了积极的做用,得到多方肯定和推广,也在社区居民中形成了“小区是我家、守护靠大家”的良好氛围。

为进一步织密织牢社区防控网,居民区党总支根据街道党工委、办事处的工作部署,积极号召大家行动起来,将原有的“八个起来”作了修改,保留了“五个起来”,并赋予了新的内涵,更新了“三个起来”,形成了社区防疫的新“八个起来”工作法,广泛动员,群防群控。

新“八个起来”都是啥?

居委干部以“喇叭喊起来”的方式将防疫宣传深入家家户户;

社区干部、楼组长以“楼道跑起来”的方法全覆盖发放告居民书,排摸人员情况,并重点对孤老、双老、残疾人等家庭宣传防疫知识。

楼组长、志愿者将“闲事管起来”,动员辖区居民发现小区外来人员进出及时与居委沟通,掌握一手信息。楼组长张阿姨、薛阿姨、党员骨干董阿姨跨前一步,不仅了解了周边居民的情况,还主动联系出沪的居民,询问他们什么时间返沪、在外地的情况等,小区原党总支委员杨仁珍阿姨还向红十字捐款1000元用于防控新型肺炎,一句“这是一名社区老党员的心意”深深感动了大家。

居民们把“铁门关起来”,管住小区的大门及各楼栋的铁门;

小区门房“红灯亮起来”,对外来人员出入小区进行登记管理,一旦发现重点地区人员及时上报;

居委会协同物业将“卫生搞起来”做好公共区域的消毒及清洁工作。在非典时候被招录进社区开展除害工作的老宋,大家都亲切地叫他“毛头”,在防疫工作重任面前,他说“我有经验”,毫不犹豫地主动承担起小区有关的卫生工作;

宣传工作“微信刷起来”,通过微信、电话等形式向辖区居民、特别是特殊人群第一时间推送有关信息和动态,告知注意事项让他们安心放心;

“快递小哥做起来”,为居家隔离人员、孤老等家庭提供生活用品等代购服务,并关照其楼内的楼组长等志愿者对老年人、残疾人家庭等多加关心,守望相助。

这个新年,对社区干部来说意义不同寻常。新村居委是个年轻的团队,居民区党总支书记佘超说:“保护社区居民的健康平安是我们义不容辞,现在时刻,我们要全力以赴当好守护人。”街道负责人告诉记者,疫情防控事关市民的平安健康,责任重大,半淞园路街道将认真总结推广新村居委等好的基层经验做法,落实好各项防控措施,一定要将疫情防控工作抓紧抓好。

来源:上观新闻(作者:唐烨)

编辑:林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