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墓志铭:生前四婚无骨血下传 死后独眠有笑料遗世

据媒体报道,2019年12月23日,1992年出生的上海女子王俞(化名)立下遗嘱,将房产留给了自己的同事。

“王俞在上海一家知名医院当护士。与大部分人的遗嘱将遗产留给亲人不同,王俞在遗嘱中表示,要在自己去世后,将自己名下的一套房产留给同在一家医院工作的闺蜜。

对于这样的安排,王俞表示,如果自己发生意外,父母那时最缺的是关爱,‘我的这位闺蜜同时也是我的同事,在日常的接触中,我很了解她的人品和性格。她会按照我遗嘱里的想法去做,如果我发生意外,她在有空的时候替我去看看我父母就可以了。’”(《北京青年报》2019.12.27)

从报上看到作者李卓雅写的题为《90后女子立遗嘱为何将房产留给同事》的报道,我很感动。上海这位90后护士的孝心孝举,值得赞扬。

一位90后女子都考虑身后事了,我这位年过半百奔向花甲的60后男人更应该立个遗嘱,交待财产所属。

其实,我有妻无子,仅一套房子的固定资产,还欠着房贷,2026年还清。如果我发生意外,财产归属简单明了。只有两种情况:其一,我九旬老娘健在,财产一分为二,老娘一半,老婆一半;其二,老娘若先我而去,我出了意外,家私自然尽归老婆。所以,目前立遗嘱毫无必要。立不立一个样。

不过,一时心血来潮,我想给自己写个墓志铭。

回首过去,乏善可陈,无有成就建树,更无名气名望。姑且命名为《无名氏墓志铭》吧。

无名氏,20世纪60年代出生于江汉平原农村一个富裕中农家庭。

不为老大,亦非老幺,自幼受兄长压制,小弟欺凌,老鼠进风箱――两头受气,养成叛逆不合群之孤傲个性。

7岁发蒙入学读书,少年黄金时代,多半处于半工半读状态,致使应届高考,名落孙山。欲复读一年考大学,无奈家贫,只得拜师学木匠手艺。因心不在焉,笨手笨脚,常遭师傅斥骂。一气之下,丢下斧头,回家放牛,手艺半途而废。

20世纪80年代,进入某县一家工厂当农民工,始发奋自学,参加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次年,与当地某厂一名农民女工大王氏(60后)相识。与大王氏于1989年春结婚,同年秋离异,无后。

第二任妻子张氏,湖北荆州市人。1972年生,护士。与张氏于1994年春结婚,1999年春离异,无后。

第三任妻子小王氏,辽宁沈阳市人,1968年生,博士,大学教师。与小王氏于2007年秋结婚,2010年夏离婚,无后。

第四任妻子刘氏,湖北武汉市人,1977年生,高中,无稳定职业。与刘氏于2013年秋结婚,无后。

初婚不久,夫妻双双因各自企业倒闭而失业。男踩人力三轮车送货拉客在县城谋生,女摆地摊卖小菜挣钱养家糊口。夫妻本应同甘共苦,却因年轻气盛,加之经济拮据常发生口角争吵,最终各不相让,劳燕分飞。

1990年夏,获得一纸自考中文大专毕业证书。同年秋,经人推荐,进入某地级市一家国营企业当电工。业余常在当地报刊发表新闻报道和随笔散文,受到当地一家医院的未婚护士张氏青睐。张氏父母起初极力阻制此桩亲事,于是生米煮成熟饭,迫岳家就范,不仅嫁女,还陪嫁丰厚嫁妆。

一农家离异二锅头,二婚居然娶得城市黄花闺女,梅开二度,春风得意。然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新婚蜜月过后,张氏觉生活沉闷。同科室护士均嫁市里名门望族,下夜班时,各自老公都开小车来接。张氏下夜班,只有自行车侍候。原以为夫妻恩爱饮水饱,饱了一时却饱不了一世。张氏因对现状感到不满,时常任性发脾气。无名氏感到了危机,只有委曲求全。

适时国营企业效益日渐下滑,临濒倒闭。无名氏破釜沉舟,于1995年底毅然辞职,次年借钱两万多元自费到南京一所高校中文系读两年制专升本。

1998年获得一纸中文系本科毕业证书,同年春进入武汉一所民办中专学校任语文教师,兼任校报编辑。生活始有起色,不料晴空一声霹雳,张氏于同年秋提出离婚,原由是两地分居太累太累,而且她心有所属。无名氏无奈,同意于寒假办理离婚手续。

2000年应聘进入武汉一报工作,勤勤恳恳,小有积蓄,终于2005年贷款在武昌区购得一房,从此安居乐业。有了一定家底,谋求梅开三度。东奔西走,四处相亲,有房无车,处处碰壁。

随意上网征婚,不料上海小王氏,离异独居多年,学历博士,高校教师,不嫌弃武汉本科男,发来一信,要求合作造人。无名氏大喜,试图攀龙附凤,改变生活环境成为阿拉上海人,靠女人晋升中产阶级。通过半年电话和视频聊天交往,无名氏于2007年秋的一天从武昌乘火车奔赴上海,夕发朝至,与小王氏第一次见面。

及至见面,均觉对方很老,但还是速见速决,首次见面后立即去民政局领证成婚。从此,无名氏常利用节假日从武昌奔赴上海,夫妻小聚后,又返回武汉上班。或火车,或飞机,或硬坐,或软卧,无名氏一心想着喜得贵子,父以子贵,一举成为上海人。原计划孩子出生后,卖掉武昌住房,辞职到上海当奶爸。偏偏天不遂人愿,一连两年,妻肚未见动静,双双吃中药调理,无济于事。后做试管,惨遭失败。

小王氏心灰意冷,提出分手,无名氏仰天长叹:命里只有八合米,走遍天下不满升。

被第三任前妻打回武汉,仍不死心,于2013年秋与时年36岁的离异未育女子刘氏四婚,再作一搏,生儿育女,踏踏实实过本分日子。一晃六七年过去,仍然二人世界。遂死心塌地做丁克夫妻,度轻松时光。

综上所述,无名氏,不老不少,不俗不雅。三成工夫安身立命,七分精力风花雪月。娶妻四次,未得一子。心有天高,命如纸薄。历经坎坷,自得其乐。言行出尽洋相,举止被人笑谈。若意外卒,是为墓志。

铭如下:

生前四婚无骨血下传

死后独眠有笑料遗世

2020年1月31日于武昌